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爱思唯尔数字在线期刊为什么敢涨价?

2013/10/18 8:43:29  阅读数:  【打印此页】 【返回

文/傅苄

  2000年低价进入中国高校的世界头号出版集团励德·爱思唯尔对于欲购买其期刊数据库中国大陆用户高声喊:“涨!”。根据征订方案,爱思唯尔今后3年在华年均提价15%(实际16.7%),是至今4次调价中最高的一次。

  爱思唯尔对于自己数字期刊感觉和态度都非常牛,一名高层人士2007年曾很不客气地称:你们没钱可以不订。东北一所重点大学的代表当场表示反对,但该校如今已经接受了3年涨价25%的要求。 一位不愿具名的高校图书馆馆长形容,同行对爱思唯尔是“忍气吞声”。

      我们看出,在中国出版业还在喊数字出版没有明确盈利模式的时候,爱思唯尔不但挣到了钱,而且还敢不断涨价。

     爱思唯尔为什么这么牛?从这里,我们可以获得什么样的启示呢?

     第一,产品设计,必须符合用户的需求。 爱思唯尔这一家出版公司旗下的在线平台ScienceDirect的期刊拥有占世界四分之一的科技与医学领域经同行评审的电子版全文文献,学术质量一流,《2006年期刊引用报告》显示,该公司53种期刊影响因子位居相关领域首位,包括《柳叶刀》和《细胞》。

       这种内容不但是科研人员非常需要,而且难于替代的。自1999年ScienceDirect提供服务以来,至2006年累计下载文章已逾10亿篇,每个工作日平均每秒有36篇被全文下载。预计2008年下载量将超过4.5亿篇。 许多科研人员已经习惯了上网查阅资料。科研人员认为,搞专业的,国外的最新的资料你不了解,就会产生好多浪费。这一在线平台,正好提供了最新资料。这样,数字化产品方面的必要性,使之有了市场购买的需求。

       优质产品,决定了其市场地位。“国内没有一份有话语权的杂志,你要传播,你要交流,始终受制于人。”一位北大博士生如此说。一位长江学者也说,再好的“海归”,离开最新的文献“半年之内武功全废”,理工科研究人员尤其如此。 对学术期刊数据库这一优质数字产品需求强烈的高校,大都云集了长于研究的科研人员。因此,这一产品成了重点大学和科研院所离不开的必需品。

  第二,用户个人产品使用习惯的培养。爱思唯尔低价提供数字期刊出版物,悉心培养了科学家的阅读习惯,使他们养成了“外刊依赖”。在国内已经形成共识,在优质期刊发表论文,科学家可以更好地确认优先权,传播研究成果,得到同行最多的认知。

      这样, ScienceDirect已经成为中国科研工作者和科研机构须臾不可离手的信息资源和研究工具。在中国大陆,2006 年ScienceDirect向高校师生提供了3000多万篇下载量,占全国高校全部外文科技论文下载量的59%。不但是老师,就算是每一名还在高校苦读的研究生,每天都会习惯性地进入学校的电子学术论文期刊文库,定期查阅外文期刊上最新的学术研究进展。

       第三,从市场战略上看,我们也可以看出数字出版企业的战略:先低价进入,让客户养成依赖性,然后再涨钱,即先培育和获取市场,后获取利润。ScienceDirect的中国客户,从2000年首批11家,增加到2007年的200多家,以大学为主,其他还有国家图书馆、各部委图书情报中心、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等。

       到了2007年,全国高校向这家出版社付费最多的依次是北京大学496 590美元,吉林大学358 546美元,南开大学311 749美元,此外是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四川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西安交通大学、武汉大学。

       第五,规模化经营。从1997年开始,爱思唯尔集成了、优质的、海量的学术期刊文献内容,是其敢于涨价的原因之一。爱思唯尔有2000多种学术期刊,400多万篇文章,涵盖人文、社科、理、工、农、医、经管等学科,提供超过800多万条有效在线数据,并计划每年增加约700种新出版的刊物。数字化文献时间跨度较长,将近有200年,文献最早可回溯到1823年《柳叶刀》的第1卷第1期。所以,才有爱思唯尔中国区总监孙高鹏说的,数字出版业务渐成爱思唯尔的主要收入来源,已增至总收入的四成。

      这样,经过涨价,在同类产品中,爱思唯尔的数字在线期刊平台ScienceDirect 虽然是售价最高的,但也是订户最多的。爱思唯尔在数字出版方面,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相比之下,中国的学术期刊的内容质量,相差甚远。国内数以千计的学术期刊出版后都只能放在书架上因无人问津而饱吃灰尘。国内的学术期刊早已成为学位和版面费的“交易场”,假如没有向那些所谓的核心期刊进贡不菲版面费,则论文无论如何也发表不了。只要交了足够的钱,再烂的水货论文照发不误。这样的学术产品,既使数字化之后,需求又会如何呢?

      国内的的数字化图书,更没有多少集成度,内容往往陈旧、分散,同质化严重,内容重复性多,各书之间没有链接,也不能及时更新,读者对其依赖性很低。

      中国传统出版企业不注意个人用户产品使用习惯的培养。不在此方面下功夫,急功近利。不让人慢慢养成使用习惯。

      中国的出版企业市场培育意识更差,没有先赔后赚的意识,急于赚钱,赚不到钱,就不干,消极等极,靠政策保护的纸质书的出版生存。

    中国的出版企业要通过此事件总结经验教训,在数字出版的内容和市场运营方面多下功夫,不要光打纸质书内容不变,媒体简单一变,没有多少存在必要性而且读者并不买账的“电子书”的主意。

    方正阿帕比电子书不成功,应在于个人用户不买帐,光打客户的主意。个人不用,客户买了不能实现多少价值,也就成为了“鸡肋”。某高校图书馆计算机出了两次故障,同方数字期刊服务器坏了,没一个小时,学生老师纷纷向图书馆反映,而装电子书的服务器坏了,两天都没有人反映。这就说明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