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心而论

本人长痘的历史始于小学五年级,就好像是有那么一天痘就呼啦一下都出来了。到如今这痘已长过六年矣,与我为伴小半生。六年中,人间的悲欢离合经历了几番,曾经的友人大多失去联系,唯有我这忠心耿耿至死不渝的痘啊,六年间从未离我而去。人说好友是那种可以共患难的人,可以分享心绪的人。尽管它们不是人吧,但当我的情绪发生变化时,它们也一起变换着表情。我哭泣,它们黯然;我生气,它们皱成一团;我平静,它们波澜不起;我大笑,它们亦随我开怀。
长痘还有其他好处。若是有一天我在大街上走丢了,负责寻人的民警没有我的照片,找几张月球表面的图片也可以凑合着印制寻人启示。偶尔,额间当中生一个,则又成了一脸佛相,人见还称“佛祖”;或是鼻尖上生一个,推广下来要也叫“鼻祖”。
有时与人争论,长痘亦是一处优势。眼见就要落败下风了,突然放出一句话来:“我这辈子长的痘比你的头发还多!”对手一时哑口无言,自己亦占了先机。
痘长得有特点,叫人过目不忘也有好处。不像那些大众型脸庞,什么张三李四都一个样。虽然被人记住的人想干坏事是难一些,但从另一个方面讲这岂不是有益于自我道德意识的增强么?
长痘内不影响智商,外不影响空气质量,你读你的书,我长我的痘,你凭什么要打着“去痘”的旗号谋害我的密友?这事就是潘基文都管不到你干嘛要给我推销什么去痘新包装?
可就是有些人,别人说不长痘好他就说不长痘好,别人说长痘不好他就说长痘不好,人云亦云还要自讨苦吃。于是乎,有人欲去痘,轰轰烈烈打出战痘宣言,拉开架势要与自己的脸决个你死我活,四处寻求专家的箴言,偏方土方神方妙方用尽,乒乒乓乓硝烟弥漫一战场,银子流去一大把,头发愁去一大半,结果威武不屈的痘就是不屈,来年春风吹又生,最终把自己搞得心力憔悴、人财两伤,比当年美国打朝鲜还惨烈。再不就是成日小心翼翼地想用各种方法掩住就在脸上的真相,结果越藏越显眼,搞不好一不小心被人点破了乃要发起火性来,情绪污染,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
年华如水,长痘的日子、机会能有多少?前有楚王好细腰,唐人却爱肥为美,干嘛现在长个痘就急死人啦?以痘为美的时代还未来临,而我已然走在时代的前沿、潮流的浪尖——要我去痘?没门!
                                                                                                                         图管会编辑部焦雨侬
东北财经大学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